Rusty

瞎写,不时热爱生活,一直热爱爬墙

默读×镇魂【不深夜脑洞时间 【脑洞有个洋名儿叫 Closer


 
骆闻舟把手上刚看完的文件往桌上一扔,靠在椅背上嗤笑了一声:“直接移交特别调查处? 最近老陆脑子里转的都是什么!”
 
此时窗外天气晴朗鸟语花香,燕城刑警队的同志们正瓜分完了骆队贡献的爱心早餐,原地满血,整个人都爱岗敬业了起来,纷纷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
然而骆队本人心情显然十分不美丽。郎乔用余光观察了一下她家老大的脸色, 认为此时贸然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捞不到好处,小心翼翼地把文件拿起来看了一眼。
“龙城特别调查处,”陶然皱着眉走进骆闻舟的办公室, “来头相当不小。咱们的案子怎么会移交到他们那边去?”
“我还没听说过公安系统里有哪个部门还分来头大小的,”骆闻舟冷笑了一声,扯开嗓子喊了一句:“小肖!”
小肖仿佛和他们骆队长产生了某种心灵感应,这句话话音没落肖海洋带着幻影从门口闪了进来,笔管条直地站在骆闻舟的办公桌前。
三个人就地竖起耳朵,习惯性地开始聚精会神以等待肖海洋同志的灌口汇报。
肖海洋:“呃......”
骆闻舟诧异地抬眼皮:“怎么了?”

肖海洋十分难得地使用正常的语速说了一句话:“骆队,我没太查清楚。”
“还有你查不清楚的事儿呢?”骆闻舟给他说乐了,往前坐了坐,十分惊奇,“那这来头还真就不小。”
肖海洋常年不在线的情商此时依旧不负众望,还是没能成功地听出来骆队究竟是夸他还是损他,只好保持原表情不动,僵硬地等着他们缺德领导的下文。

陶然:“骆队你别开玩笑了。海洋,这事你查不太清楚,没事,有多少说多少。”
“龙城特别调查处,他们部门级别不低,属于公安系统,有时又游离于公安系统,组织严密,办案程序完全不透明,而媒体不经过特批,通常连特别调查处的人影都找不到,更不用说跟踪采访。”
骆闻舟感觉自己可能应该去挂个耳科,因为他坚决不相信自己是脑残——可是他实在听不懂肖海洋这几句话里的意思,一句话都不懂。
他胳膊肘拄着桌子,问:“那他们公诉程序怎么走?”
“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公诉程序究竟是怎么走的,案子交到了那里,就像是进入了一个黑箱,对外公开的只有一个云里雾里的结案报告...”肖海洋皱了皱眉,补充道,“其实也不能说是云里雾里。他们的结案报告详尽,起因、经过、结果,嫌疑人身份、抓捕情况乃至抓捕过程,全都交代得一清二楚,逻辑严谨、格式分明,绝对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郎乔有点想吐槽,但是她实在不知道从何吐起——等她把这件事的槽点都吐完了,他们今天也该下班了。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肖海洋看了一眼众人脸色,吸了一口气,这才说完了最后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结案时,犯人都死了。”
屋里就他们四个人,门外的同事步履匆匆地走来走去,交谈声此起彼伏,都在忙着这宗案子。
这是他们局从去年的“朗诵者”一案结束后,接手的第一个大案。
他们四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像武侠里的大侠过招似的瞬间交换了好几个眼神,都是一副“我要憋死了但不知道从哪开始说”的表情。骆闻舟敲了敲下巴,跟陶然说:“这是什么都市志怪小说的情节?”
陶然耸耸肩。
骆闻舟坐在他那大扶手椅上,像个什么总裁似的转了个圈,转完之后说:“我怎么觉得这特别调查处的人比这案子还悬啊。”

评论(13)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