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ty

瞎写,不时热爱生活,一直热爱爬墙

世界重启【末日丧尸paro【priest原著小说全人物向【不适勿入

楔子

我们熟悉的世界已经消亡。 

 

 

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也许是一种格外致命的禽流感毒株终于冲破了物种界限,成功地感染了人类宿主;或是某种恐怖的生化病毒,在一次生物恐怖主义活动中被蓄意释放出来。都市人口密集,空中交通连接着不同的大洲,在任何有效免疫措施甚至隔离命令得到落实之前,病毒疯狂传播。 

秩序荡然无存,法律形同具文,人类数千年建立的文明体系仿若不复存在。成群结队的拾荒者四处漫游,囤积剩余的食物,残酷无情地猎杀那些较为缺乏组织和武装的人。 

倘若道德和理智终将获胜,那么幸存者最终必将走向定居和重建;然而在一切作为人类而生存下去的希望慢慢消亡的时候,生命力将会成为最令人着迷的东西,足以令任何掩盖在人类本性表面的华丽但单薄的外衣如一层浮土一般被吹落。 

那是另一个人类文明。

 

                                                                                                                                                                                                                                                                                                                              

   

世界重启

 

    

在人口密集的一线城市,任何一种高传染性病毒的爆发都是致命的。 
在上帝赐予的时逾数十年的和平年代当中,远离残酷生杀许久的人类已经很难用任何一种词语来形容现下他们所遭受的一切;或者他们更难想象的是在午夜梦回之时重新回到他们身边的昔日的宁静和繁荣,而这些在醒来之后会带给他们更加深切的绝望。 

最怕忽然陌生的熟悉人——环境也是如此。

街道两侧布满了行走坐卧不同状态的不明生物体,鲜血遍地;向稍远的地方看去,狼烟千里。没有人可以在肠穿肚流五脏不全的情况下直立行走,这是现代医学科技梦寐以求但无法企及的高度。然而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已然是末日。

顾昀站在商场二楼仓库的窗边,再次打开窗户,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向下看了一眼,转回身来对骆闻舟摇头:“真的出不去了——正门几乎堵死了,尸群密集度太高,这些东西自身移动已经开始变得困难,现在别说出去一个人,就算扔一根针下去,也未必能落地。” 

骆闻舟清点剩下的子弹,重重地抹了把脸,把他这些天来已经重复过无数遍的一句话又说了一遍:“没事。”
结果话音甫一出口,嘶哑极了,顾昀都没听清他说什么,侧首看他。

骆闻舟几乎有两天没睡过觉了。 

一边郎乔实在看不过去,给他递来一瓶水,说:“老大......” 

屋子里静极了,楼下隐约传过来丧尸的嘶吼声,骆闻舟一闭眼睛,伸手推开郎乔,低声道:“——留着你们喝。” 

随后他用力清了清嗓子,终于成功把刚才那句“没事”说了出来;仿佛是觉得太没有说服力,于是用一种十分肯定的语气再加了一句:“会有办法的。” 

顾昀看着骆闻舟,叹了一口气,快步走到他面前。 

骆闻舟低着头数子弹,感觉到面前一层阴影笼下来,疲惫地抬起头看着顾昀,递给他一个疑问的眼神。 

顾昀不由分说地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拽着他往角落的行军床走,骆闻舟稍微挣了挣,未果,只好明知故问道:“你做什么?” 

顾昀在今天第三次指着那床,简明扼要道:“睡觉。” 

 

这邀请发射得太猝不及防,骆闻舟上下打量了顾昀一圈,乐了:“子熹,你得分清‘干渴’和‘饥渴’的区别,虽然你卖相不错,但是我暂时还没有做好禽兽的准备,毕竟都是有家室的人,你......” 

顾昀险些被他气笑,又不能在这种高压的气氛之下把此人自娱自乐的精神就地打破,只好正色下来就事论事道:“你的精神状态非常疲惫,需要睡觉——”他赶在骆闻舟开口反对之前截下了他的话,“黑眼圈挂到下巴上了骆先生,这两天其他人都是轮流守夜,就你自己和自己轮。”   

  

骆先生欲言又止,郎乔在他身后见机补刀:“是啊老大,你原来的颜值还能勉强和子熹哥拼一拼,现在连人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了。” 

“那是自然,”顾昀漫不经心道,“子熹哥是堂堂的玄铁部队一枝花,美名都远度重洋去了。”

“......”骆闻舟:“郎大眼,你看清楚,我连这个人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地方难道不是脸皮厚度吗?”

但是骆队脸色憔悴是不争的事实,现在实在没有精力教他家长公主长幼尊卑的语言礼仪,在生理与心理的双重压迫之下别无选择,只好妥协,往床上一撂,找周公相面去也。 

顾昀终于把他这宁困死不屈的战友安排到床上去了,这任务工程量之大叫他精疲力竭,此人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偶像包袱在最近这段绝地求生经历当中已经消磨殆尽,于是终于选择不顾自己在年轻漂亮的女警面前的形象了,没型每款地靠着骆闻舟的床往地下一摊,继续骆队长未竟的事业——数子弹。 

其实他们已经没有了可以肆无忌惮开玩笑的余地。 

顾昀反过来倒过去数完了他们最后剩下的弹药,在一片沉默当中更加地沉默了下去。 

郎乔还在另一边反反复复地琢磨地形图,她刚在一个路口拿红笔画了个叉,就听那边顾昀叫她:“小乔?” 
郎乔应道:“怎么啦?”

“联系一下沈易和严争鸣,”顾昀脸色依旧很平缓,只是声音分外低沉,“叫他们要是还活着就快回来,天黑之前我们必须到市局。”    

 

 

 

 

 

【部分灵感来源于路易斯·达特内尔《世界重启》

【欢迎美貌的小天使们留下红心和评论

 

评论(17)

热度(169)